点击去看青岛西海岸新闻网

王伟:54岁的“斜杠青年”
来源:大众日报  
2021年03月05日 10:58

当下,身兼数职的“斜杠青年”正成为一种“潮”标签。王伟就很“潮”。深夜,他是高铁的“扫地僧”;白天,他是广场上跳曳步舞的“王者”,是拥有巨大流量的网红。

王伟:54岁的“斜杠青年”

Page20210305-10-8d27fdfe-cbda-215b-5e85-8a9f19456b27.jpg

1.jpg

▲王伟在列车上进行保洁工作

2.jpg

▲王伟(前排中)在广场上带领团友跳曳步舞

周末人物·中国新闻名专栏

2月1日晚上八点半,夜幕笼罩下的济南动车组运用所灯火通明,像往常一样,王伟带领着卫生整备班的十七名成员进入到高铁G279次列车的车厢内,开始了卫生清洁通宵作业,清扫地面、调整座椅、擦拭窗户、扶手消毒……这样的列车保洁工作王伟已经从事了11年有余,今年54岁的他也已经在铁路干了32年。

作为一名踏实工作了三十多年的“老铁路”,王伟在日常生活中却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爱好——跳曳步舞,并且凭借其自创的舞蹈《轻云蔽月》圈粉无数,线上总点击量超过500万,仅在济南就有几十支曳步舞团队跟着他学习,全国各地的追随者更是不在少数。三年多的时间,越来越多的曳步舞爱好者聚集到他周围,成为他的“伟家军”,通过跳舞他也把快乐带给了更多的人。

每天清晨5:30下班

提到高铁列车上的工作人员,人们可能会想到衣着整洁利落、笑容大方得体的乘务员,又或是技术过硬,掌控着列车运行速度的“老司机”,这些高铁工作人员每天要和旅客打交道,在旅途中常常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。但是还有这样一群人,同样是高铁运行的护卫者,却从来没有和旅客打过照面,他们是高铁动车库内的卫生整备员,王伟就是其中一员。

每晚,当高铁完成了白天的运行,山东济铁旅行服务有限公司的夜间保洁员就开始了他们忙碌的工作——在列车进库“休息”时,对车厢内的环境进行卫生保洁。

2月2日早上8点,在济南动车所办公室内休息的王伟刚刚醒来,收拾整顿一番,准备接受记者的采访。每天清晨5:30是王伟下班的时间,为了不打扰家人,王伟常常是下了班紧接着就在办公室内休息,“我们是常年的夜班,趁着天不亮赶紧补一觉。”动车所的这间办公室,是王伟的另一个家。

“高铁和从前的普通客车不一样,它速度太快,需要天天维护,每个晚上都得上车清洁检查。”谈到高铁列车车厢的保洁工作,王伟耐心地给记者讲解:一上车,首先要例行检查全列车车厢的卫生状况,根据列车朝向调整座椅,清理车座、窗台、座椅网兜、行李架上的杂物,清扫地面、卫生间、洗手间、车厢连接处,车厢内从上到下全部擦拭一遍,这样干下来,一节车厢至少需要两小时才能全部清理完成,长时间的弯腰给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担。疫情期间,更是需要注意病毒消杀,特别是扶手等乘客频繁接触部位要重点消毒,这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。“最早的时候晚上没有休息时间,可能就要干到早上起来。”

采访过程中,当记者问到他辛苦不辛苦时,王伟说:“我们已经挺满足了,现在三班倒的制度对我们也很照顾,工作量减轻了,休息时间也多了。”想到旅客第二天一上车,能看到窗明地净,能感觉到舒适,王伟就很开心,“对现在的高铁人来说,所有的高铁后勤维护人员都值得尊敬。”

作为卫生整备班的班长,同事、领导对王伟的评价都很高。动车部部长卢贵林说:“王伟在这儿干班长尽职尽责,曾带领着自己的卫生整备班获得济南铁路局优秀班组的荣誉,他自己还是济南铁路局的优秀党员。”

后勤工作,可以说贯穿了王伟职业生涯的始终。三十多年前,王伟是一名海军航空兵,专职机场地勤工作,负责飞机线路的检修。1989年复员后,他在济南西机务段又干了二十多年,负责机车的检修和后勤工作。2011年,高铁刚刚开始运行,王伟又自愿报名成为一名高铁列车库内保洁员。数十年如一日的后勤工作听起来单调乏味,王伟却觉得,“习惯会把这种单调冲淡。”

“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,我们也接触不到旅客,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是同事之间的互帮互助。”王伟回忆起往事,感触颇深。早些年,动车所里一位年龄比较大的保洁员范永芳(化名)患了心梗,经过手术搭了两个心脏支架,仍然坚持来上班,于是一起工作的职工们自发组织起来,尽量把较轻的工作分给她,生活上也多有照顾。“大家相互之间的关照,相互之间传递温暖,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。”

1989年到2021年,作为一名铁路人,王伟见证了三十多年铁路行业的变迁,“最大的感受是中国速度和国民综合素质的提高。”过去一进车厢,王伟能闻到明显的异味,垃圾随处可见,而现在没有人会往地上随手乱扔垃圾,职工的工作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提升。从燃油蒸汽的绿皮火车到电力牵引的高速铁路,“中国高铁这样一张世界名片,是我们所有高铁人的骄傲。”

“济南曳舞伟哥”叫响

三十多年勤勤恳恳的铁路工作,谁也想不到王伟竟然迷上了跳广场舞,就连王伟自己也说,“以前经常去广场,看广场舞都是大妈跳的,咱再去掺和,尤其是男的也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2017年,本就热爱运动的王伟偶然间通过网络接触到曳步舞,立刻就感受到了这种舞蹈的活力和精气神,“当时我就被深深吸引了,觉得这个舞怎么这么好呀!”于是从前“不好意思”的王伟,最终也被曳步舞展现出来的热情征服了,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习这种舞蹈。

学习的过程却不是一帆风顺,“当时找遍了济南市的各个广场,一个跳这种舞的都没有,就很失望。”回忆四处求学的经历,王伟觉得当时曳步舞还没得到推广。2017年9月6日,一次偶然的机会,下夜班后同事约王伟去附近的森林公园打羽毛球,九月份的早上,不到六点,天还没亮,王伟终于在朦胧中见到了梦寐以求的跳曳步舞的教练。“然后从那一天就开始跳这个曳步舞了,但没想到,一两年之后我还能因为跳这个舞出名。”

起源于墨尔本的曳步舞其实是一种力量型舞蹈,舞者都是年轻人,不服输的王伟却觉得中老年人一样能跳,而且可以跳得更好。王伟一边跟着老师学习,一边着手开始了自己的改良,采用独特的前脚掌着地的方式,创造出来的新派曳步舞更加飘逸灵动,也更适合中老年群体。

2018年8月,王伟自创的柔派曳舞《轻云蔽月》一经发布,一下就火了,单个平台的点击量达到了380万,单视频的点赞量8.1万。凭借着这支颇富文化底蕴的曳舞,“济南曳舞伟哥”的名号在曳步舞的圈子里打响。济南舞友吴锋回忆:“伟哥当时的知名度很高,有一次去珠海交流,伟哥的粉丝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真就是人山人海。”从此之后,王伟除了在广场上自娱自乐,还经常被邀请参加全国各地的曳步舞交流会。说到跳曳步舞的初衷,王伟笑着说,就是喜欢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项运动推广给更多人。

出了名,有些事情就逃不掉了,比如被家里人发现偷着去跳舞。王伟坦言,最开始去广场上跳舞都是瞒着家里人,“一个大男人去跳舞,还是怕家里人多想,没好意思直说。”就这样瞒了将近一年,妻子终于在网络上发现了王伟的跳舞视频,让王伟没想到的是,妻子十分支持他,“她也喜欢上了曳步舞。”王伟一脸的自豪。现在,每次王伟出门跳舞,只要妻子有空都会跟着去一起跳,两个人也常会聊聊跳舞技巧。舞蹈给王伟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改变,用王伟自己的话说,曳步舞让两个人重新有了共同话题,家庭气氛更融洽了。

铁路上的同事慢慢也知道了王伟的这个特别的兴趣爱好。一个同事在微信上发给王伟一篇长文,表达了自己对曳步舞的喜爱。“我觉得让一个不懂舞、不喜欢舞的人喜欢上舞,这就是成就。”王伟一边给记者展示同事发给自己的话,一边自豪地介绍,“这是同事对我的评价,对我的肯定。”

后来,领导也知道了王伟跳舞的事情,铁路部门对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一直比较注重,“我们很支持他的这个兴趣爱好。”卢贵林表示,“铁路职工一年365天,天天在位,没有节假日。平时大家都是常年夜班,有个可以锻炼身体的爱好,必须支持。”后来王伟去武汉、去深圳、去成都……去全国各地交流,都是在卢贵林的支持下完成的。

给别人带来快乐是最大成就

2月6日上午十点,济南英雄山北侧的广场上,王伟正在和舞友合作共跳《八一》,稍息、立正、正步走……这支融入了军旅元素的曳步舞是老兵对军队的致敬。一曲结束,四周围观的群众不禁拍手叫好,现场气氛热火朝天。

“你看我们这帮跳舞的看上去是不是都很年轻?”在广场上,王伟指着一位精神抖擞的舞友给记者介绍,“他叫房世亮,是济南曳舞圈里年龄最大的一位,今年已经60岁了。”房世亮在广场上和王伟相识,至今已经两年多,回忆起和王伟相处的故事,房世亮十分激动,“自从和他一起跳舞后,每个周六周天我都坚持,身体更好了,感觉自己更加年轻了!”

每个周末的上午九点半,济南曳步舞舞友相约在英雄山广场聚舞,一直跳到中午十二点半才会依依不舍地散去。在广场上翩翩起舞的曳舞者活力四射,笑容在他们的脸上久久不散。  “跳曳步舞最重要的是心情愉悦,跳舞的那一会儿你就忘记了所有。”王伟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抑郁症患者通过跳曳步舞停止吃药,最终治愈的故事。

家在成都的张文亮(化名)第一次见到王伟,激动地上前给了王伟一个拥抱,“他当时抱着我,哭着说感谢我救了他一命。”王伟当时吓了一跳。张文亮是一名抑郁症患者,通过网络喜欢上了王伟跳的《轻云蔽月》,于是在本地加入了一个曳舞团队,跳上了曳步舞。每当跟随音乐翩翩起舞时,张文亮能够忘记所有,慢慢的心理环境得到了改变,“跳曳步舞对他而言就像是营养神经的药,”王伟给记者解释,“长期跳曳步舞,他把药甩了,抑郁症也好了。”

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,通过曳步舞,王伟已经帮助三四位抑郁症患者走出困境,在曳舞界已经传为美谈。几人里还有济南的患者,那是2019年春节,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她一岁半的孩子,每天坚持来广场上看王伟跳舞,从初三一直看到初十,因为工作单位在上海,那对母女临走的时候,加了王伟的微信,并邀请王伟去上海玩。“通过曳步舞,她们重新拾起了对生活的希望和快乐。”那几天,对于那对母女来说,是一年中难得的快乐时光。一年前,在孩子才刚刚半岁时,家庭中的顶梁柱因为车祸不幸去世,平静的生活不再,那位母亲也因此受到了重大的打击,生活中处处都是阴霾。“当她跟我说我跳的舞让她重拾希望时,我前所未有的激动,我也能给别人带来快乐。”

济南舞友吴锋对王伟有很高的评价——“亦父亦兄亦师长”。在教授曳步舞的过程中,王伟是严格的老师,每一个动作必须要根据他的要求去做,步伐怎么变换,脚尖如何点地……蕴藏在严格背后的,却是他像父亲、像兄长一般的心,“曳步舞如果跳得不得要领,对身体是会有伤害的。他是为了我们的健康着想。”吴锋说。

“火”了之后的坚守

“一开始‘火’了之后没有意识,该怎么跳还是怎么跳。”王伟看到视频的点击量一天一天暴增是很开心的,但对于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改变,当时的他完全处于一个未知的状态,“毕竟咱也不是冲着‘火’去的。”

慕名而来学习曳步舞的舞友越来越多,去全国各地交流的次数也日趋增加,有更多的人因为曳步舞而改变了家庭,改变了生活,这时,王伟才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“火”了。

曾有一位温州的舞友劝过王伟,别在直播间里跟着别人学习跳舞,这对已经成名的王伟不好。王伟依然我行我素,只要他觉得别人跳得有闪光点,就去虚心求教,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”正是因为成名后仍然保持的谦逊品质和对曳步舞纯真的热爱,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了他的粉丝团。

2020年1月8日,王伟作为全国唯一的男性曳步舞代表,前往哈尔滨参加了视频平台举办的广场文化表彰会。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人会聚在体育场馆里,当“济南曳舞伟哥”六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时,四周掌声雷动,那一刻,身在异乡的王伟内心深处涌现出无限的自豪,“我代表了一方水土,代表了泉城济南。”

成了名,就有了流量,流量变现是目前多数短视频博主的生存之道,王伟坦言,通过直播有很多人给他刷礼物,和短视频平台的签约也能够给他带来一定的收入。“确实曾经动摇过,想着自己这么喜欢跳曳步舞,还能通过这个养活自己,要不要干脆就辞职。”这期间也有人找过王伟,想通过他的知名度打广告,有南方的鞋厂负责人,也有身边做生意的朋友。

突如其来的赚钱机会猛地砸向了王伟,毫无准备的他一时间有些无措。“没想过跳舞还能挣钱。”经过深思熟虑,王伟对抛来的橄榄枝都婉言拒绝了。工作是工作,爱好是爱好。

成名后,王伟的生活确实发生了变化,从前的他只是高铁列车车厢里默默无闻的一名保洁员,深夜工作在车厢,身边往来的也都是同事。而现在的他,去了许多地方,也见了许多人,往南抵达过飞速发展的深圳,往北也看过哈尔滨的北国风光,走进过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,也经历过数万人掌声齐鸣的无限风光。

生活不再局限于几节车厢里的王伟却仍然觉得,铁路保洁员永远是他的本职工作。既然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赚钱才去跳曳步舞,那么“火”了之后,自然也不会因为能赚更多的钱而摘掉铁路人的身份标牌。

“铁路人”这个身份,是王伟的骄傲。“跳曳步舞和保洁工作是一样的。”王伟说,高铁列车库内保洁工作虽然见不到旅客,但却是一个窗口单位,可以给旅客带来一种舒适和愉悦。“跳曳步舞也是如此,我能给他人带来快乐,这就是价值所在。”

现在的王伟,依然坚持着深夜跑车厢,白天跑广场。不管在何处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王伟都在身体力行地带给他人快乐,他是天生的舞者,也是永远的铁路人。(文/图 本报记者 常青 本报实习生 秦晓月)

责编:徐丽
审核:赵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