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去看青岛西海岸新闻网

逸文|喝汤那些事儿
来源:青岛西海岸报  
2021年03月05日 10:05

■ 王礼明

宁可食无菜,不可饭无汤。在我的记忆中,老家人做主食的讲究不多,对“喝汤”的研究,却花样百出。

小时候,最盼望跟着父亲赶集,因为集上有叫卖各种汤食的摊点。支在地上的汤锅中,热气氤氲,香味四溢,引得人垂涎三尺。央求父亲买上一碗,或丸子汤,或小鱼汤,或胡辣汤。汤摊旁一般有卖芝麻烧饼或水煎包的,怕我吃不饱,父亲会给我买个烧饼,或买两个水煎包,有时也把水煎包夹在烧饼里,刚出炉的烤得焦脆的热烧饼,夹上煎得两面焦黄的猪肉大葱馅水煎包,香气直钻肺腑。时隔二十多年,我至今还能记起老家大集上这口让我终生回味的吃食,然而再回老家品尝,已无当年美好滋味。

最爱不过家常饭,常常回忆小时候母亲做的疙瘩汤。汤里不计食材的多少和种类,有菠菜、豆角、黄瓜、番茄、白菜等应季蔬菜,有泡发好的花生米、黄豆粒,还有地瓜粉条、豆皮、腐竹等。母亲先将不容易熟的食材在锅里炒一下,添上半锅水盖上锅盖,锅开了将和好的生面疙瘩倒进锅里,边倒边搅匀,然后加入易熟的蔬菜,锅开调味,淋上香油,一锅热腾腾的疙瘩汤就做好了。舀一碗,喝到胃里,暖暖的,那真是妈妈的味道。

家乡的羊肉汤也一直让我陶醉痴迷。那汤有白红之分,白汤色白似奶,不膻不腻,鲜洁清香;红汤油泛脂溢,白中透红,色泽诱人。我更钟情于红汤。热气腾腾的羊肉汤上来,夹几筷子羊油熬制的红油辣椒,红彤彤的汤面上再撒点香菜、葱花,热气腾腾,飘着奶香,诱得人馋涎直流。迫不及待地“哧溜”几声,肉还没吃,汤已下去半碗,额头上热汗顿生。再“哧溜”几口,汤尽肉现,于是冲着老板喊:“老板,添汤!”喝羊肉汤,最应景的时节当然是在冬季——窗外北风呼啸,雪花飘零,室内汤锅蒸腾,人面通红,汗湿衣衫,淋漓直下。那种感觉,不羡神仙!

胡辣汤驱寒,疙瘩汤暖胃,羊肉汤解馋,家乡的汤勾引着我的味蕾,即使我游学客居在外,仍时时想念家乡的汤。汤的味道,就是乡愁的味道。

从小养成了喝汤的饮食习惯,我至今喜欢喝汤。喝汤那些事儿,忆不完的酸甜苦辣,道不尽的游子乡愁,写不出的苦乐年华!

责编:祁璟
审核:赵剑